您的位置: 首页 >  八卦 >  正文内容

战火兄弟连之地狱公路 全剧情对话翻译

来源:毕节新闻网    时间:2018-05-30




按有标题章节划分,所有带字幕动画对话均翻译(医院例外,战斗中字幕对话也翻译),人物名字保持原样,粗口默认打开.欢迎高手纠正疏漏
                     
 序幕


旁白:在以前的中。。。
密苏里,布莱顿,1931年10月30日
BAKER:在我父亲去世前,他告诉我每个士兵都有两个家:一个你成长的家,
法国,挪曼底上空某处,1944年6月6日,D日1点31分
       另一个伴随着你出生入死的家。我从未要求成为班长。
MAC:BAKER!站到门边!
BAKER:但是我别无选择。
BAKER:我不记得上次没有梦到挪曼底发生的那一切是什么时候了----当一切都还好的时候。
ALLEN:所以,你是说我不能在英国典当这东西?
GARNETT:ALLEN,枪身侧面刻着“送给MATTHEW”。
ALLEN:那又如何?在英国大概有数不清的叫MATTHEW的人----都想要把俗气的银色手枪。
GARNETT:让我瞧瞧。
GARNETT:真见!这枪有一吨重。你能用它在超人身上开个窟窿。
ALLEN:没什么东西能给超人轰个窟窿。
LEGGETT:那枪就能。
BAKER:那些我无法忘怀的梦。。。。
LEGGETT:BAKER!
LEGGETT:我很抱歉。
BAKER:LEGGETT,发生什么了?
BAKER:真相让他痛苦万分,然而他一直保守着秘密直到任务结束,直到他生命结束。
BAKER:那里造就了一些英雄。
COLE:我们等烟幕升起来。如果有尖叫声,开枪打。如果有德语尖叫声,再给我打。
BAKER:在我们挪曼底胜利后发生了许多事情,之前也发生了许多。
密苏里,布莱顿,1931年10月6日
年幼的BAKER:妈妈说我不能收下这个,对不起,爸爸。
法国,靠近卡伦坛的30高地,1944年6月13日,D日+7天,15点18分
HARTSOCK:持续开火,我们就不会死在这里!
BAKER:发生了如此多的事情。
HARTSOCK:你认为你还能重获信任吗?
BAKER:毫无疑问。
BAKER:有谁在前线中弹吗?
HARTSOCK:哎,你知道LEGGETT的事吗?
BAKER:知道。
HARTSOCK:不,没人中弹--该死的奇迹。
BAKER:发生了如此多的事情,而我们才刚刚开始。



 “损失”


荷兰,艾恩霍芬,1944年9月
CORRION:他在哪?有谁看见他吗?
COURTLAND:我在这烟雾里什么该死的东西也看不到。眼睛熏的痛!
CORRION:继续找!
士兵:抱歉,中士。。。。
BAKER:别道歉,你作的很好。
士兵:她,她安全逃出去了吗?
BAKER:是,是的,她没事。
士兵:骗子。
HARTSOCK:他死了,MATT。。。他死了。看着我!
HARTSOCK:我们快走,MATT,跟着我。
HARTSOCK:从下面钻过来!我们得快!
HARTSOCK:妈的!小心!
HARTSOCK:妈的!还有德国佬!蹲下!
HARTSOCK:开枪,MATT!快开枪!
HARTSOCK:持续!我要过去了!

 


三天前


BAKER:究竟是什么造就一名伟大的士兵?是他的头脑,还是他的心灵?我爸爸在我7岁那年在早餐桌上问我这个问题。我记得很清楚,因为他从没告诉我该死的答案。他是我认识的最聪明的人,但当我在他身边时总感觉象个混球。
兰姆斯贝利空军基地,1944年9月16日
FRANKY:。。。而且他不停的说我如何看起来不象18岁!
BAKER:你是看起来不象。
FRANKY:嘿,我知道,是的。嘿!你认为你能为我找CORRION谈谈么?
BAKER:SAM?为什么?
FRANKY:他似乎对我有成见。
BAKER:我会试试看能做点什么,FRANKY,别担心。
MCCRRY:你自己刷的漆吗,憨豆?
FRANKY:别叫我憨豆!
DAWSON:所以,你是说,你不知道关于那手枪的胡说八道?
COURTLAND:没什么好说的,DAWS’。只有那些家伙们编的一些狗屎。
DAWSON:你信吗?
COURTLAND:很多人都死了,伙计!别再多此一举。
DAWSON: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COURTLAND。
COURTLAND:嘿,CORRION!我们13点钟还去靶场吗?
CORRION:啊,是的,等会和你谈,JACK。
CORRION:他太年轻了。
BAKER:嘿,是有点擦边球,SAM。。。可是要说的话他很杰出!完美的枪法!那孩子在50码距离上击中了一分硬币---一分硬币!
CORRION:可是他完全没有战斗经验。
BAKER:每个人都有补充兵,而我们有很优秀的一位。好吧,我个人会给FRANKY作保。
CORRION:希望你是对的。
HARTSOCK:我要你找些油漆来,JAS’。
JASPER:当然可以!我会给你偷些来,中士!
HARTSOCK:是征用,列兵。
JASPER:我们要漆什么?
HARTSOCK:我们担任进攻矛头,JAS’。等我们上去时得显得精神点。
JASPER:照办!
ROSELLI:你为什么要那么说?他就在那儿!
PADDOCK:退后,穆斯林!没人想和你说话!
ROSELLI:向天发誓,PADDOCK,我受够你屁话了!
HARTSOCK:这里他妈的发生什么了?
CAMPELL:哎,呃,PADDOCK说了些让他听起来很象真正男人的废话。。。。
HARTSOCK:要是我在你们之中任何人身上看到一块天杀的淤伤,就会让他去炊事班加扫厕所一个星期!我知道这让人沮丧,我知道我们都迫不及待。只是要明白事情没那么简单!
ROSELLI:也许就该那么简单。
FRIAR:也许你该提醒下蒙哥马利将军那事。
ROSELLI:带笔了没?
HARTSOCK:计划是一样的,伙计们。我们打穿德军防线,打通直闯柏林,痛揍希特勒的脸,结束然后在圣诞节前回家。
FRIAR:嘿,PADDOCK。
PADDOCK:你想怎样,小子?
FRIAR:是这么着,如果你想打牌作弊,确保别用两张黑桃Q!
ROSELLI:噢,你这狗娘养的,PADDOCK!
HARTSOCK:嘿,JAS’!
JASPER:在,RED!
HARTSOCK:你按我要求的漆了车没?!
JASPER:照办!
COURTLAND:MAC还跟在COLE屁股后面团团转?
MCCREARY:哎,他让他当上上士了。
COURTLAND:还有谁对此感到一点点奇怪吗?那就好象是看见你的前上司之类的。
CORRION:COURTLAND,MAC带领我们从人间地狱中闯过来了。我们欠他许多。
JASPER:你不会想知道我为了弄到这个使了什么手段的。
CAMPBELL:你确信这合适么,RED?
HARTSOCK:哎,我们都带上了无线电呼叫信号。
BAKER:这能帮助我们把吉普车笔直的开。
JASPER:并且还能用我们的动物园动物撞死德国人!(模仿德国人腔调)小心!一只斑马!
HARTSOCK:斑马是凶猛动物!
CAMPBELL:嘿!剑鱼厉害的多。有次我朋友NATHAN手掌被它刺穿---那是嘴吗?等等!那另一半是什么?
CORRION:大嘴鸟。
CORRION:嘿,它会把你该死的眼珠都啄出来,伙计。
BAKER:好了,好了!伙计们。。。我不做演讲--那通常是MAC的活--但是明天我们就要去荷兰,并且打通一条天杀的高速公路。所以,收拾干净,好好睡觉,那在很长时间内将会是我们最欠的。
MCCREARY:离地面太他妈近了!
HOLDEN:我们会没事的!
MCCREARY:你怎么知道?!
BAKER:究竟是什么造就一名伟大的士兵?是他的头脑,还是他的心灵?
ZANOVICH:快!快!把吉普车开出来!我们要赶紧联络!



 市场行动


“W”着陆点-荷兰,桑市北面,1944年9月17日
BAKER:好了,我们在这里有两重任务:确保要到来的滑翔机着陆点的安全--你SAM,ZANO也去--而且还要从某个叫NICK什么的人那里获得一份报告,他是荷兰抵抗组织的人,在这附近某处的附近。
DAWSON:是那座农场吗?
BAKER:是的,就是它。我,JASPER和CONNOR去。我们会带上机枪,行动!
NICOLAAS:你好,我是NICOLAAS,我是来帮助你们的。给,我准备了份地图。不算多,但我设法找到了一些德军阵地。快,我们没多少时间。
JASPER:哇!他英语说的真好。
NICOLAAS:啊,是,是的。我们得非常小心,德国人就在墙的另一边。
NICOLAAS:现在,我得回到我儿子PIETER身边了。他非常渴望溜走去作战,而且只要我不快点回家。。。。我恐怕他就会那么干了。祝你好运,BAKER中士。
MAC:BAKER!
MAC:MATT!我听说他们让你们这些家伙去侦察了。没想到你们会等在我们的空投地点。长官!这些人中有的曾经作战于---
COLE:BAKER?是的,我记得。我不是很擅长记名字,可是自从D日后你的名字可是听了个够。你们来了可帮了大忙。师部将有大量滑翔机到南面,我已经无线电联络了你的一辆吉普车在这里等你们。
ZANOVICH:在荷兰,按喇叭仍然意思是快他妈给我让路!抱歉,长官。
HOLDEN:我们已经准备好随时可以出发,中士。
HOLDEN:我们的情报有多准?癫痫患者饮食上不注意,会不会引发癫痫病的发作?我们确信会有德国人袭击滑翔机吗?看起来是场愚蠢的行动。
ZANOVICH:我们不确定。那就是为什么称之为“侦察”。
HOLDEN:噢,是啊,我知道那些细枝末节,我们以抢先送死的方式保护高官。我理解。
ZANOVICH:HOLDEN的真理。
HARTSOCK:我们在联络上SINK以后设法把武器弹药都集中起来了。他,呃,命令我们跟随他到桑镇和506团回合(CORRION叫道:告诉他吉普车的事!)
HARTSOCK:我们坠毁的时候,我的吉普车撞了下。(身后CORRION怪叫:他撞到一棵树上!)
HARTSOCK:哎,那时方向盘不太对劲。
CORRION(模仿HARTSOCK语气):噢,不!那么显眼位置的一棵树可能是一名伪装的德国人。隐蔽,伙计们!我会救大家的!
HARTSOCK:走吧,伙计们!
BAKER:SAM CORRION在战前在乔治亚洲奥古斯塔一家纺织厂工作。就我所知,他从不抱怨或者质疑我给他的命令。然而,还是有什么不对劲,从他眼中看的出来。目前他已经3次错过提升为中士的机会了。我就不信他还能忍受第四次。见鬼,如果可以的话,他能带领整支该死的军队。

 


506团


荷兰,桑镇北面,1944年9月17日
SINK:那混蛋已经用88炮轰了我们几分钟了。
HARTSOCK:谁,长官?
SINK:叫AUCKLAND的德军指挥官。他们一直在树林里开火以便在开阔地击中我们。他才不管那些平民呢,所以小伙子们你们要去找到88炮并且摧毁它!我们在桑桥回合。
BAKER:遵命,长官!JASPER,带上火箭筒!
HARTSOCK(发现同伴盯着他钢盔后脑):怎么了?那是为了好运,本来是属于我一个朋友,救过我小命!
BAKER:我带上JASPER和火箭筒跟火力小组一起向市郊进发。
HARTSOCK:我带2班和ZANOVICH去街道。到时候我们会给你们提供掩护。
BAKER:ZANOVICH!你和RED一起走!
ZANOVICH:收到!
BAKER:一旦我们成功到达桑桥,SINK应该就在我们后面不远处。
HARTSOCK:行动!
神甫:我英语说的不好。谢谢你们,给你们,拿着,拿着!
COURTLAND:真棒!快看,CORRION---免费雪茄!
FRANKY:我要拿两只。
DAWSON:你还没到抽烟的年龄呢。
FRANKY:我想他们甚至还没意识到战争还没结束呢。
DAWSON:噢,他们意识到了。那就是他们为什么要感谢我们的原因,FRANKY。
CORRION:这不安全,FRANKY。
FRANKY:噢,轻松点,CORRION,这只不过是支。。。
FRANKY:你会没事的,看着我!你会没事的!
CORRION:FRANKY,我们得走了!
FRANKY:坚持住!
CORRION:马上!快走!
FRANKY:我们能救他!
CORRION:当我给你下命令时,你就遵守!
FRANKY:是啊,我确信我在他临死前安慰下他花的这9秒钟实在是一大损失!
CORRION:我们没时间和你屁话!
BAKER:我要火力压制那挺机枪!
LEGGETT(幻觉):杀了我啊!
HARTSOCK:我数了下,有15个--也许是16个--在桥那边!别提那辆车载88炮了!SINK可没说过这玩意会动!可说不准什么时候上校会带着506团上来!
BAKER:我想,集结我们两个班,我们能在他出来前就对他们形成充足火力把他们击退。数到三。
两人同时:三!
HARTSOCK(拉起被爆炸的桑桥震倒的BAKER):你躺在地上的时间比PADDOCK的妹妹还多!
PADDOCK:去你妈的,RED!
SINK:妈勒个巴子!给我过河去拆了那88炮确保整个该死的地区的安全!PAKER,联络WILDER上尉告诉他,30军不马上把倍力桥架过来的话他们屁也别想过!德国佬刚刚把整个桑桥都炸上天了!(BAKER竭力大喊:用桥残骸做掩护,前进!)
SINK:你们要打算怎么过河回来?
BAKER:他刚才说什么?
HARTSOCK:不知道,我耳朵还在嗡嗡作响。
SINK:你们他妈的打算怎么过河回来?
HARTSOCK:好吧,这次我确定听见他说“肝”了--大概他喝高了。我们就喝个酩酊大醉,长官!(和“我们游过河回来”谐音,这里RED故意和SINK开个玩笑)
SINK:好的!

 

 KEVIN


法国,卡伦坦,1944年6月12日
DAWSON:你还好吗?
DAWSON:伙计!你还好吗?需要医生吗?
LEGGETT:不,我没中弹受伤什么的。。。
DAWSON:哎,那你出什么事了?
LEGGETT:你是谁?
DAWSON:502团的探路者,有个富有爹贫苦妈的英国混球。--哈,其实是来。你叫什么?
LEGGETT:KEVIN。
DAWSON:告诉我,KEVIN,你相信命运吗---每个人在死前都有究其一生必须做的事?
BAKER:LEGGETT,决不要告诉其他人你刚才对我说的事。
LEGGETT:为什么?
BAKER:因为他们会杀了你!
LEGGETT:我能。。。告诉你一个秘密吗?


第一个坏消息


荷兰,百斯特郊外,1944年9月18日
ZANOVICH:呃啊~~你要咖啡吗,BAKER?
CORRION:嘿,MAC要和你谈谈。
DAWSON:你怎么样,FRANKY?相信命运吗?
MCCREARY:靠,又是这屁话!我要去喝咖啡了。
DAWSON:我是认真的。
FRANKY:该死,我不知道,DAW’S。有些人中弹了,有些人没有---看起来狗屁没道理。
ROSELLI:你扪心自问下,我能整天扛着20磅重的大炮乱跑开火吗?
JASPER:你住在梦幻仙境么?那美吗?我一直扛着只天杀的火箭筒呢!
BAKER:一切都好么?那是谁?(望了下吉普车上的尸体)
MAC:是COLE中校,MATT。
BAKER:什么?谁?什么?!
DORAN:到处是德国佬。白一号!我们现在需要支援,天杀的!
无线电:再说遍!完毕!
DORAN:这里是兰色开球!到处是德国佬!我们现在需要支援!机枪,迫击炮,火炮,所有天杀的东西都在向我们开火!
COLE:DORAN!我才不管他们对你说什么狗屁!你只要还有一口气,就给我朝那天杀的无线电尖叫!还有把头低下!
DORAN:这里是兰色开球!有谁能听到我吗?
COLE:DORAN,把你天杀的头低下!BOB,BOB!
MAC:当我们的飞机开始扫射时,这时他赶着一些自己人进入战场设立小组。当时他在另一个人身后,而且,他在。。。整顿那些小组。
BAKER:他为什么要那么做?
MAC:MATT,我不知道!他以前这么做许多次了而那时。。。。那时砰的一枪。。。我们一直没找到那---只有他留在窗台上的战绩刻痕。我意思是他本来在那的,后来又不在了。天杀的这一点也没道理。
BAKER:从来就没道理。
PADDOCK:噢,我该弄把尺子么?我的钱都押在ROSELLI身上了。
BAKER:RED,我得和你谈谈。
SINK:这真是个可怕的损失,上士,你抓到那混蛋了吗?
MAC:长官?
SINK:恩,上士。
MAC:你从师部那里得到命令侦察队要去哪吗?
SINK:哎,我猜,你会希望去亲口告诉他们,上士。
MAC:是的,长官!我很乐意,长官!
HARTSOCK:他为什么要那么做?!他为什么要做那么天杀的卤莽事情?!
BAKER:他救过很多人的命,RED!
HARTSOCK:而现在又有多少人会死呢,就因为他不在指挥他们?这不关一场战斗的事,MATT。
BAKER:你更情愿他在这里无人可指挥是吗?军官的一条命对你来说值多少?20个人?40个?
HARTSOCK:你他妈知道的很清楚,我重视。。。
MAC:这里一切都还好吗?
HARTSOCK:我们只是在谈话!你要干什么?
MAC:师部已经命令你的人去艾恩霍芬和SINK与506团回合。你会同30军联系上。祝你好运。
HARTSOCK:就这些?
MAC:如果你想听我建议---夸张的说法--让战争远离那里。



 刻于石上


荷兰,艾恩霍芬郊外,1944年9月18日
ZANOVICH:我才不管过去两天我吃了多少尘土。这些吉普车可比到处乱走要他妈强多了。
MCCREARY:我什么时候能?
ZANOVICH:等军方把飞机开来以后。
SINK:我需要你们这群女士把吉普车开到88炮的后方去。沿着这条路,穿过田地并且在教堂建立了望哨。我们会让他们裤子都来不及穿就给逮到。
PADDOCK(一脚踹教堂门脚肿):靠!啊!MLGB!
PADDOCK:嘿,我马上就送你的同伙上路陪你。
PADDOCK:你还好吧?
BAKER:还好,只是挨了几拳。疼!
BAKER:是他!那混蛋打死的COLE。我们回去找大家。
NICOLAAS:我一直在找美国人。噢,是你!你气色比上次我们见面时好多了。哎,附近有两门大炮,我还探明了一个弹药堆积点和一座燃料站。我画了副地图准备给我能找到的任何人。
BAKER:散开。检查武器。
NICOLAAS:抱歉--是我儿子PIETER,我找不到他了。我很担心,他本来跟着我,后来走失了。
NICOLAAS:完全是我的错。我给他我的枪是用来防身,不是用来。。。。。
PADDOCK:。。。后来他拔出一把希特勒青年师军刀想捅我!
FRIAR:那么,后来那把刀怎样了?
HARTSOCK:现在要去哪?
BAKER:你看见过一个孩子吗?
HARTSOCK:什么?
BAKER:我刚刚看到NICK了。他说他在这附近和他儿子治好癫痫病要花多少钱失散了。
BAKER:这事要是发生在RED身上会怎样?天啊,看着NICK的脸---那张刚刚失去他儿子的男人的脸。有些问题你永远不能问你的朋友。吻别你怀孕的妻子走进室的感觉是什么样子?错过你女儿头2岁生日是什么感觉?要是你在她三岁生日前就死去怎么办?


花园行动


荷兰,艾恩霍芬工业区,1944年9月18日
BAKER:集合下,伙计们!
BAKER:好了,这就是那鞋匠画的地图。它显示了我们必须为30军通过而清理的一片工业地区。WILDER说德国佬散布的到处都是。
FRANKY:这些都是。。。
FRANKY:啊!妈勒个巴子!他们在干什么?
CORRION:他们在感谢你。
FRANKY:不用谢!
BAKER:这些红色涂鸦是他找到的德军阵地,依然可能很准确。WILDER还说30军的前锋观察员在朝我们的方向进发,所以,我们会有支援。还有,我们看能不能找到那孩子!
DAWSON:那孩子发生什么了?我意思是,我们应该找到他吗?
CORRION:我们应该完成任务。
DAWSON:是啊,可他只是个小孩。
REDWOOD:你是BAKER吗?!啊,我叫REDWOOD。我们来这是帮你们通过这茅坑。可能让它对30军里我的弟兄们来说变安全些。我会听从你的指挥,但别让我送死。你可以把这个拿去以确保那种情况不会发生。(一把50发弹鼓的芝加哥打字机)它相对于美国佬制式的可是耶苏再生。
BAKER:集合!
CORRION:噢,妈的。。。
BAKER:我知道。
CORRION:我们刚刚干掉的德国佬就是从这电梯里出来的。
DAWSON:那意思是说他们可能正在楼顶等着我们!
BAKER:我知道。
DAWSON:噢,上帝,我们真太蠢了。
BAKER:我知道!
BAKER:我要摧毁那些88炮!马上!
HOLDEN:这里是白王一号。
REDWOOD:正是我想要的,更多目标开轰。
REDWOOD:前进!我等不及要开炮了!
REDWOOD:嘿,那是我们的小伙子!
REDWOOD:小心瞄准---那儿有平民!
BAKER:原地别动!我去追那男孩。
PIETER:KOM NIET DICHTERBIJ,IK KEN JOU NIET!(荷兰鸟语求高手翻译T T)
BAKER:好了,我不会伤害你,孩子。
PIETER:IK HEB NOG EEN KOGEL EN DIE GEBRUIK IK ALS HET MOET!(忍耐。。)
BAKER:我只想带你回你爸爸身边。
PIETER:IK SCHIET HOOR!IK KEN JOU NIET!(即将爆发)
BAKER:我认识。。。NICOLAAS。


重逢


荷兰,艾恩霍芬市中心,1944年9月19日
PIETER:爸爸!(唯一听懂的一句荷兰话。。。)
NICOLAAS:谢谢你!
PADDOCK:啊,再说次,憨豆。
FRANKY:我以前从没吻过女孩子,哎,我猜就象吻我妈妈之类的。。。
PADDOCK:啊,她不算。
MCCREARY:噢,她当然算。你没看那些照片?
PADDOCK:有照片?
COURTLAND:别让他们惹你,FRANKY。我17岁以前都没吻过女孩子。
HARTSOCK:伙计们告诉我你一直在问D日发生的那些废话。关于LEGGETT的废话。
DAWSON:是关于任何接触那把手枪的人。他们都死了!出于某些原因却让其他人没有任何印象,这也太奇怪了!
HARTSOCK:有印象。他们在你挖掘的事情里失去了朋友,那并不是那么容易可以谈论的。
DAWSON:那为什么对你来说这么容易呢?
HARTSOCK:因为我相信它该死的每句话。
FRANKY:是啊,我们就象是101师的神枪手。我们救人性命。而你根本听不懂我说的每个字是不是?
CORRION:好了,小子,我们得走了。
FRANKY:我会回来找你的!
HARTSOCK:哎,我们和30军联系上了,也作完了我们的那部分任务。你认为我们能按时回家吗?
BAKER:根据蒙哥马利的说法,30军不会迟到2天,可他们迟到了。
CAMPBELL:你急什么,RED?
HARTSOCK:我要在我女儿3岁前见到她。
DAWSON:ZANOVICH带着COURTLAND和FRANKY在周遍阵地巡逻。我向老天许愿德国讨厌鬼今晚让我们清净下。
BAKER:你确实有套独特的谈话方式,我得承认。
DAWSON:这就是那把枪?
BAKER:是啊,我不得不在艾恩霍芬用它。那孩子差点打死我。他不理解。。。这一切。
DAWSON:你呢。。。
BAKER:再说次?
DAWSON:理解这个,那个吗?
BAKER:你想买那狗屁枪?
DAWSON:你无法购买信念。那些人死时都握着一把你拒绝接受的手枪,因为,就象有人指出的,你太害怕了。我意思是,原谅我无法相信这些都是偶然。
BAKER:手枪是我父亲的。那就是我不想要的原因。
DAWSON:是啊,他也握着那枪死去。
BAKER:你想证明什么,DAWSON?
DAWSON:你在隐瞒某些事情。
GARNETT(幻觉):LEGGETT,ALLEN,快他妈起。。。
BAKER:我没隐瞒任何事。
DAWSON:我和某个不赞成你说法的人谈过了。
BAKER:什么?!
DAWSON:嘿,你听见那个没?
BAKER:集合所有人!

 

 

火之洗礼


荷兰,艾恩霍芬东面,1944年9月19日
JASPER:德国人!
BAKER:找掩护!快!
BAKER:火力压制!
CONNOR:噢,我等了好久了!开火!
CORRION:FRANKY!
FRANKY:我要去救她!
CORRION:你他妈在干什么?
FRANKY:她遇到麻烦了。我一个人走快些。我们一起行动的话永远别想找到她!
CORRION:FRANKY,她甚至不会说英语。
FRANKY:她不必说!
CORRION:如果你去追她,你会死。
FRANKY:而如果我不去,又怎样?你想救多少人就救多少,但是让我救这个人!
CORRION:不行!
FRANKY:让我救这个人!
CORRION:FRANKY,不行!
FRANKY:就。。一个人。。。
CAMPBELL:MARSH死了。他们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从一栋燃烧的建筑里开火--不知道那是什么--就象一串砰啪声。PADDOCK怎么会知道?PADDOCK怎么可能知道会这样?
HARTSOCK:太多人要救助了。
BAKER:RED,没事的!RED,看着我!没事的,我们去救他们!
PADDOCK:RED!
PADDOCK:我在一堵墙的残骸下找到他的。
BAKER:他发生什么事了?
PADDOCK:我和FRIAR那时正在他们房子边检查他们,隔壁房子突然倒塌压在顶上--就。。。那么塌了。
BAKER:NICOLAAS在哪?他爸爸在哪?
PADDOCK:哎。。。他。。。
BAKER:PADDOCK!他在哪?
PADDOCK:他死了。
BAKER:PIETER!你能听见我说话,PIETER。你能听见我说话因为你会没事的。
FRIAR:MATT,我们得走了。
BAKER:PIETER,求你了。。。。
FRIAR:他死了,MATT!
FRIAR:看着我!那儿现在还有上千人需要我们救助!我们都知道德军散布得无处不在。你得掩护我们!能作到吗?
BAKER:FRANKY!
CORRION:FRANKY!


兔穴


荷兰,艾恩霍芬东北部,1944年9月20日
BAKER:FRANKY!
BAKER:孩子,别这么做。
FRANKY:你知道吗,我可没想到会这样。我觉得。。觉得好象。。。就算我来这只是救了一个人也是好的。我,呃,我找到了她。我们被困在这里。所以,我在德国人找到我们之前就把她送走了。
BAKER:FRANKY!冷静!我要告诉你些事情。
FRANKY:不要。。。。现在不要装我老爹。回去吧。回去,让我去救她。求你了。
士兵:抱歉,中士。。。。
BAKER:别道歉,你作的很好。
士兵:她,她安全逃出去了吗?
BAKER:是,是的,她没事。
士兵:骗子。
HARTSOCK:他死了,MATT。。。他死了。看着我!
HARTSOCK:我们快走,MATT,跟着我。
HARTSOCK:从下面钻过来!我们得快!
HARTSOCK:妈的!小心!
HARTSOCK:妈的!还有德国佬!蹲下!
HARTSOCK:开枪,MATT!快开枪!
HARTSOCK:持续射击!我要过去了!
HARTSOCK:没人在那,MATT。
BAKER:他不知道--尽管他做的是对的。我们本该尊敬他。
FRANKY(幻觉):是啊,可我还是死了。
BAKER:是的,你死了


我们更不开心了


荷兰,艾恩霍芬,1944年9月20日
MCCREARY:真不敢相信他们杀了他。他总是那么敏捷。
BAKER:他临死前拉了一群敌人垫背。
MCCREARY:他。。死的没有痛苦吧,至少?
BAKER:不怎么痛苦。抱歉。。。我不是,不是有意,呃。。。抱歉。
DAWSON:知道吗,吉普车感觉越来越空了。
DAWSON:停车!
CORRION:什么?
DAWSON:快他妈停车!
ROSELLI:又怎么了?
JASPER:广西癫痫病是怎么治疗的看起来DAWSON要尿尿。
JASPER:。。。尿到一个英国佬身上?
DAWSON:你从哪拐到的这衣服?
工作员:什么?
O’NEIL:伙计,我真的建议你别再那么干了。
DAWSON:从哪!
工作员:艾恩霍芬!我以为没人会要它。
DAWSON:你错了!
BAKER:MIKE!你他妈在干什么?
DAWSON:知道吗,有那么几分钟,我真的相信你的鬼话了,BAKER!
BAKER:你他妈有什么毛病?不过是个很偶然的穿美国夹克的英国佬!你冷静点好吗?!
DAWSON(拽过那人后背露出FRANKY字样):这对你来说也看起来很偶然吗?
FRIAR:你为什么让JASPER把那个写在引擎盖上?
HARTSOCK:那时觉得有趣。
FRIAR:现在呢?
HARTSOCK:看场合了。
PADDOCK:这变速杆要再卡住一次我就宰了这婊子。
BAKER:我们要走了。
DAWSON:你就准备这么转身走了?
BAKER:提醒你下,NANCY DREW(,上世纪30年代文学作品中著名少女),我们可不是他妈来解迷的。我们要去奥登若德。
奥登若德,12小时后
MAC:那么,MARSH和那新来的孩子是唯一的伤亡了。
HARTSOCK:是的,目前是这样。我能随意讲讲吗?
MAC:孩子,提醒你下,这里可不是司令部。没必要那么拘泥礼数。说吧。
HARTSOCK:是BAKER。他有些不对劲。
MAC:你什么意思?
HARTSOCK:别告诉他我对你说的任何事。他盯着不存在的东西看。他很难接受,知道吗?--在别人死去时。
MAC:那你怎么能接受呢?
HARTSOCK:美好的东西都不是免费的。
PADDOCK:让开,FRIAR!我只想在车头上来几枪给自己找点小乐子。
FRIAR:PADDOCK!你不能开枪打吉普车!
MAC:我想每个人都需要休息下。
HARTSOCK:哈,是的,我猜你是对的。
HARTSOCK:等等,我们该拿BAKER怎么办?
MAC:哎,我猜你得和他谈谈,RED。记住,你从没告诉我任何事。


黑色星期五


荷兰,维格黑尔西南部,1944年9月22日
HARTSOCK:你的手怎样了?
PADDOCK:现在从你嘴里听到问这个可真有趣。(RED左手无名指受伤断了)
PADDOCK:嗷!这他妈是干什么?
FRIAR:感觉发生没多久,是不是?
HARTSOCK:说老实话我还真没注意到。断了只手指完成了这一切感觉象有点自私。
FRIAR:你戒指放哪了?
HARTSOCK:我挂在脖子上了。我要丢了那该死的玩意ERMA非让我四肢着地爬回来不可。
ZANOVICH:我想花5分钟和TAYLOR将军说明我是如何讨厌在这样的车队里行驶!
BAKER:ZANO。。。什么?
ZANOVICH:我们很轻易就会给瞄准射杀,还不如让我们去游行呢!
HOLDEN:我们堵车了---在战场上!
ZANOVICH:我是说,只要5分钟,我们就不会每次在某样东西坏掉时就熄火!
HARTSOCK:在18号检查站汇合。我想那是座咖啡厅。在那和我见面,别迟到。
BAKER:散开!快!压制那辆坦克!
BAKER:需要帮忙吗?
DICKSON:我们一小时前和30军被分割了。该死的德国佬妨碍我们找到主力。能帮我们一把冲到公路上吗?
DICKSON:多谢帮忙,老兄!我要好好夸奖美国佬。
HARTSOCK:都不是新鲜面包。
FRIAR:陈了点还能吃。
HARTSOCK:噢,MATT。我需要,呃,和你说些事情,是关于。。。。
BAKER:我们该私下谈。
HARTSOCK:大家需要知道究竟怎么回事。
FRIAR:怎么回事?
HARTSOCK:MATT,你得承认发生在医院的那事是。。你一本正经的朝一堵墙开火!
BAKER:我不是在。。。
HARTSOCK:你是。
CAMPBELL:那么你是,疯了喝醉了之类的还是怎么的?
BAKER:不,我很好。那是一回事,RED!
HARTSOCK:MATT!我那时发现你在医院里跌跌撞撞游走!
BAKER:我那时在找FRANKY!
HARTSOCK:也许,假如你能控制好你的部下,而不是试图当他们的好朋友,他们就不会需要你寻找!
MCCREARY:迫击炮!
CORRION:BAKER!噢,娘的。BAKER,你的脸!
CORRION:我们把你弄出这里!
BAKER:RED,RED在哪?
CORRION:别说话!
PADDOCK:把他放下来!把他放这儿!
ROSELLI:他还好吗?
PADDOCK:快把他放下来!
PADDOCK:看着我,FRIAR!加油,伙计,你比这更坚强的!看着我!
COURTLAND:有多糟。。。
CORRION:他。。。他没呼吸了。给我挪位置出来。
CORRION:RED,我知道你能听见我说话,RED。我要你为我呼吸。
CORRION:RED,你能呼吸的,你得努力!
COURTLAND:CORRION。。。
CORRION:他没死!别他妈那么说!
CORRION:呼吸呀,天杀的,RED,你得呼吸!
COURTLAND:SAM,我们在这什么也作不了!我们得走了!
CORRION:不!
CORRION:坚持,坚持!
CORRION:坚持,JOE。我说坚持住,RED!
PADDOCK:我们得上车,回急救站去。在这里损失惨重再呆下去除了更受伤严重外什么也做不了。
ROSELLI:把FRIAR放在车背后。。。
PADDOCK:我抱着他。
ROSELLI:抱歉。
ZANOVICH:你现在如何?
BAKER:撑的住。
BAKER:我曾经一遍遍的要求,“夺走我的性命,别让他们死”,没人愿意听。FRANKY还是个孩子。。。
FRANKY(幻觉):我和你说了别那么叫我。
BAKER:还有RED,我甚至不知道他能不能挺过来。天杀的,你不能夺走他。
HARTSOCK(幻觉):另一个要求,你不可能策应。
BAKER:你。。。不能。。。夺走他。。


合适人选


荷兰,维格黑尔,1944年9月22日
SINK:你是BAKER吗?
BAKER:是的,长官。
SINK:我要占用你一点时间,孩子。急救站说的很清楚,中士,HARTSOCK再也不会回来了。这段日子可不好过。所以我想和你个人谈谈。
BAKER:我明白。
SINK:孩子,现在,我代表WILDER上尉来此。如果不是迫切需要保持侦察行动的话我是不会问的,时间紧迫,通常我不会这么干,但是你比其他人都更了解这些人。
BAKER:是的,长官,我了解。
SINK:谁是接替2班指挥的合适人选?
BAKER:PADDOCK。。下士,长官。
SINK:你确信吗,孩子?
BAKER:我确定,长官。
SINK:哎,我会告知他晋升的。你们这些小伙子做的很好。
CORRION:那么,就这样了?
BAKER:SAM,怎么了?
CORRION:告诉我。。。我有什么事没有为你做,MATT。告诉。。。告诉我,我有哪条命令没有一丝不苟执行。
BAKER:和那无关。
CORRION:那和什么有关?
BAKER:走开,SAM。
CORRION:走开?走开。我们曾经一起当下士,MATT,我猜这些对你狗屁不是!
BAKER:下士!
CORRION:什么?!
BAKER:让你活下去是我的使命。你遵守命令否则就会死。这些都是你说过的话!我曾听见你对FRANKY说这些--面对面的说--而他就他妈死在我怀里,就因为你没能让他他理解这些!

 

 


地狱高速公路


荷兰,于登西南部,1944年9月23日
ZANOVICH:有谁听说关于RED的消息吗?我们想知道他还好不好。
MCCREARY:我碰到GIDEON医生的时候把他拉到一边,他只说RED还活着,从他嘴里再也挖不出别的来了。
ZANOVICH:等我们再回到于登时我们可以去看望他。那会是--迫击炮!危险!小心路!
MCCREARY:转弯!转弯!
ZANOVICH:娘的!
CORRION:大家都没事吧?
COURTLAND:我们很好。去看看其他吉普车。
COURTLAND:CORRION中弹了!隐蔽!
LEGGETT(幻觉):这看起来真眼熟。
BAKER:妈的,SAM!
于登附近,20分钟后
BAKER:医生!
BAKER:我这里立即需要医生!
GIDEON医生:他昏迷多久了?
BAKER:啊,10分钟,我想。。。。
GIDEON医生:把他弄进来!


 我们失去的弟兄


荷兰,维格黑尔市外,1944年9月24日
DAWSON:我们又开始进发了。沿着地狱高速公路通过维格黑尔。
BAKER:继续前进。
DAWSON:我知道KEVIN的事。
BAKER:我不认识一个叫KEVIN的人。
DAWSON:KEVIN LEGGETT列兵?
DAWSON:我在卡伦坦市外碰到他--看起来被某些事搞的心神不宁。他很快就开口说出某些事情的真相了。
BAKER:你想怎样?!
DAWSON:就是以前我想对你说的,MATTHEW!你一直在隐瞒关于那些死去的士兵的真相。。。ALLEN和,呃,我忘记另外一个老兄的名字了。
BAKER:GARNETT。
DAWSON:对,就是他。
DAWSON:你去告诉他们,否则我就去。你自己选,老兄。
HOLDEN:很高兴看到你回来参加行动,PADDOCK。
HOLDEN:有什么让你烦恼的吗,当然,除了那些显而易见的?
PADDOCK:在英国那次玩时,我们打架那会,我说了些屁话。脑外伤癫痫病治疗费用我只是想指出如果我们真的参加的话,MARSH和FRIAR会上当--每个人都有胡闹的天性。我只是想帮忙指出我们集体的漏洞。我不是故意要说的那么残酷。天啊,感觉象是我害死了他们。
HOLDEN:你想寻求赦免吗?
PADDOCK:意思是原谅?
HOLDEN:我不认为我们是你需要寻求谅解的对象。我想你该和CAMPBELL谈谈。
PADDOCK:他还不能说话。
HOLDEN:但是,他能听你说。
BAKER:还有些事。
BAKER:某些我保守了很久的事,而且你们不会喜欢。
ZANOVICH:是什么?
法国,圣·卡穆-杜-孟特镇,1944年6月9日,D日+3天,10点14分
LEGGETT:我很抱歉。
BAKER:LEGGETT,发生什么了?
10分钟前
ALLEN:这太蠢了,我们该返回。
GARNETT:这位置哪才是回去的方向?
ALLEN:就是你后背朝的方向。
LEGGETT:MAC说过。。。
ALLEN:老天!你和MAC结婚了吗?你和他共用夏季乡间小屋吗?
LEGGETT:噢,又来了!每个人都围拢来说些大男子气概的屁话!
GARNETT:呃,伙计们。
ALLEN:你知道你问题出在哪吗,LEGGETT?
LEGGETT:你!就是你!我的问题就是你!
ALLEN:不,是你!你不会和人相处!每个人都讨厌你!
LEGGETT:每个人都讨厌我,ALLEN?!醒醒吧!他们也讨厌你!大伙都一直在背后议论你!甚至GARNETT也是!
GRANETT:LEGGETT!闭嘴!这里到处都是德国人!
LEGGETT:我才不信这鬼话!嘿,德国人!我们在这。来杀我们呀!
ALLEN:LEGGETT。。。
LEGGETT:如果你算半个汉子的话,你早就该揍我了!
ALLEN:给我个理由。
LEGGETT(一拳击倒ALLEN):这他妈算不算理由?
GARNETT:老天,LEGGETT!
LEGGETT:现在别管!这是我。。和ALLEN之间的事!
GARNETT(听见德语叫喊声):妈的!
GARNETT:LEGGETT,ALLEN,快他妈起。。。
ALLEN:不!
ALLEN:真对不起,KEVIN。。。。
LEGGETT:BAKER!
BAKER:LEGGETT,永远别告诉任何人你刚才对我说的事。
LEGGETT:为什么?
BAKER:因为他们会杀了你!
BAKER:他什么也没看见。
LEGGETT(幻觉):你想抓我吗?他妈来杀我呀!杀我呀!
LEGGETT(幻觉):这看起来真眼熟。
LEGGETT(幻觉):哎,我想你快失去它了。
BAKER:我该怎么办?
LEGGETT:去找到它。


爪牙


荷兰,考文岭东部,1944年9月26日
SINK:在沙丘的另一边上有座风车。我们了解到德军主力仍然在风车后面的房子里防御。你得去那上面建座了望哨这样那些混蛋就无处可逃。
BAKER:PADDOCK!
BAKER:你能把我和HOLDEN弄到那上面去吗?
PADDOCK:我能把一架钢琴都弄上去。
SINK:呼叫炮兵并且集中你们的火力攻击每个从那里侥幸逃脱的德国佬。502和506团将在你们后面进入考文岭行动。所以和每个你能找到的人汇合。祝你们好运,先生们。
BAKER:是,长官!
PADDOCK:我们要设立无线电联络。
BAKER:好的。PADDOCK和HOLDEN要留在后面设立无线电联络。MCCREARY,DAWSON,COURTLAND,你们和ZANOVICH一起行动。MCCONNELL,ROSELLI,你们和CAMPBELL一起行动。我们一起上!
MAC:你们这群混蛋中的哪个让炮兵覆盖了整个地区?差点有栋房子倒下来压在我们头上。
BAKER:是PADDOCK。
MAC:哦,哎,那就合理了。好吧,他们在这儿南面的交叉路集结了一个坚固的88炮阵地。9点30我就有一车队的坦克干等。但是在障碍物没清理完之前我们无法和506团联系上。
BAKER:我去办!
MAC:我可没要你。。。
BAKER:MAC!我说我知道了!
MAC:当然了。至少带一辆坦克随行吧,祝你好运!
在那个寒冷的9月,34600名盟军士兵踏上荷兰土地执行市场花园行动打过莱茵河向德国腹地开辟战场。到了9月27日,506团和502团包括101空降师侦察班在内的组合突击部队成功的将德军从考文岭的要塞驱逐。就在那里101空降师的战士们得知在安亨的英军在德国装甲部队的攻势下再也守不住他们的防御阵地了。他们为那再也不会到来的援军付出了一切。而30军--被伏击,交战,伤亡--永远不能到达他们的目的地了。最终,盟军在仅仅8天就伤亡了17000人的损失下不得不放弃了占领安亨的目标,但是,他们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告别即再见


荷兰,于登西南部,1944年9月27日
MAC:那么,没HARTSOCK的消息?
BAKER:没。已经过去4天了,但我想HOLDEN听说CORRION很。。。他没事,我想,所以,那就好。
MAC:失去了才感觉很奇怪,是不是?
BAKER:有点。啊,要是30军那时及时赶到。。。
MAC:我们还是会执行一个有勇无谋的将军的有勇无谋的计划,蒙哥马利太贪婪了。
MAC:你怎样了?
BAKER:我告诉他们了。
MAC:关于什么?
BAKER:LEGGETT,他做过的事,还有。。。。我做过的事。
MAC:MATT!我告诉过你别那么干。
BAKER:我知道,只是那时。。。
MAC:你该去看看RED。
CORRION:GIDEON医生,想和你谈谈。
BAKER:那么,你还好吗?
CORRION:MATT。。。一直以来。。。他妈的一直以来,你就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对不对?
BAKER:SAM。。
CORRION:你知道吗,别他妈那么做。别那么淡淡的叫我的名字,淡淡的行事,现在不行。MATT,我们再也不会并肩作战了。
GIDEON医生:我一直在等你,中士。我们得私下谈谈。
BAKER:RED怎样了?
GIDEON医生:那就是我们要私下谈的原因。
GIDEON医生:现在,他还什么都不知道。几天来他差不多一直时昏时醒。
BAKER:等等,等等,他不知道什么,医生?
GIDEON医生:哎。。。。他胸部神经受到严重外伤,大部分是下肢--那就是说,呃,部分脊髓。
BAKER:医生,你在说什么?
GIDEON医生:他瘫痪了。
GIDEON医生:他还不知道。我想让他从某个他信任的人口中得知真相。在他清醒的大部分时间里。。。。他一直叫唤你的名字。
HARTSOCK:我不在的时候你收拾了一群吗?
BAKER:没。
HARTSOCK:谁接替我的位置?
BAKER:目前是PADDOCK。
HARTSOCK:哇,PADDOCK,遗嘱先生。
BAKER:RED。。。有些事我们得谈谈。
HARTSOCK:大家都好吗?我听说FRIAR的事了,但其他人还好吗?
BAKER:大家都好,但是,呃。。是你,JOE。
BAKER:天啊,呃。。你要回家了!你会回到ERMA和CAROL身边.你快当爸爸了---你会当个好爸爸。那房子。。。那时压在我们身上。。。
HARTSOCK:MATT。。。
BAKER:你再也不能走路了。我很难过。我真的很难过。
BAKER:看着我。没有什么。。。在这一切结束后没有什么能阻止我去找你。你是我最好的朋友,RED。
HARTSOCK:这对我们之中任何人来说。。。值得吗?
BAKER:是的。
HARSOCK:至少,你吸取了教训。
ZANOVICH:他怎么样了?
BAKER:ZANO,我不能。。。
LEGGETT(幻觉):这看起来真眼熟。。
LEGGETT(幻觉):显然我们之间比你原本想象的有更多共同点。“刀枪不入的MATT BAKER”陷入了失去一位朋友的悲痛中。
BAKER:那不一样。
LEGGETT(幻觉):哎,戳到痛处了是不是?那是一样的。你站在那里,双膝被自己的沉重罪恶压的弯曲,你是自我重复的。
BAKER:我还活着,和你就说这么多了!
LEGGETT(幻觉):是吗?
LEGGETT(幻觉):关于我没什么可多说的,MATTHEW。我懦弱,意志不坚,并且被你要求我保守的一个秘密给压垮了。
BAKER:我是想保护你。
LEGGETT(幻觉):就是你提供给FRANKY那一样的保护吗?他信任你,MATTHEW--就象其他人一样信任你--可他们都不在这儿了!你的保护究竟有什么价值?
BAKER:住口。求你了。。。
LEGGETT(幻觉):这可不是你的终点,前面还有更多路要走。
LEGGETT(幻觉):告诉我,MATTHEW。你已经闯过了地狱,觉得雪如何呢?
BAKER:我能应付雪。(暗示后来的巴士托涅的寒冬战役?)
DAWSON:你拿那把该死的枪要去哪?
BAKER:我很惊讶它强大的火力没有给你个答案。
DAWSON:哎,我想,你该放松点!
BAKER:不成,还要见大家。
BAKER:好了,所有人到我这里集合!快!
BAKER:伙计们,已经10天了,我们之中没有哪个不是全力以赴,有些人付出的更多。我们失去了FRANKEY,FRIAR,和MARSH,还有RED。倒塌的房子砸伤了他的背,他瘫痪了。他再也不能走路,可他还能说话。。。你们知道他说了什么吗?他问这对我们之中任何人来说值不值得。我们都犯过错误,我们都质疑过我们在这要作什么。我们都被战争的代价压的喘不过气,尤其是在失败面前。但是我不会退缩。我现在就和你们所有人站在一起,我就在这里,我会带大家径直打进柏林,如果我们接到命令的话,而且很有可能会接到。我知道,你们中的某些人现在不信任我。,某些人执着于迷信。那也到此为止了。我知道我们觉得需要某些东西去怪罪,可它只是一把天杀的枪!那么,我们都在这儿了--兄弟们,父亲们,圣徒们,和罪人们。让我们去反击德国人!
PADDOCK:哎,娘的,你演讲的真漂亮。
CORRION:我不能。
BAKER:究竟是什么造就了一个伟大的士兵?是他的头脑。。。还是他的心灵?

© xinwen.ysvka.com  毕节新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