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明星 >  正文内容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_ 正文 正文_第1211章 退婚找不到人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毕节新闻网    时间:2019-05-14




    没有听到反对的声音,苏铭的心里窃喜了一下,看来有门!魏芸这个高傲冰冷的大美人儿,终于也有识时务的品格,不错!

    李晓红心里有点害怕,嘴巴上却依然强硬:“苏家少爷……又怎么样?我们魏东本来就是魏家的长子!”

    “哈哈哈!据我所知,你只不过是魏叔叔众多女人中的一个,不管你有多么特殊,但是在庄阿姨面前,你也只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已!”苏铭说着走到庄慧荣身边,跟魏芸一起把她扶到了椅子上:“希望你们对庄阿姨尊重一些,这样才有可能得到魏家的承认,否则……你儿子连姓魏的资格都没有!”

    他眼神凌厉,狠狠地瞪了魏东一眼,气氛顿时严肃了起来。

    庄慧荣本来已经是气得肝疼了,现在被苏铭这么一顺气儿,身心舒爽,脸上的苍白渐渐褪去,恢复了本来的端庄娴静。其实她个性委婉,虽然知道丈夫在外拈花惹草屁股后面跟了一群女人,可也不想让外人看笑话,此时苏铭站在她这边,暂时是气顺了,不过她并不想对李晓红母子太过刻薄,毕竟……她也是丈夫爱过的女人!想到这里,庄慧荣的心不由疼了一下。

    “算了,你们走吧!”庄慧荣叹息一声,道:“天浪病得很重,现在他需要静养,其他所有的事都先放下,不要再提了!”

    李晓红看了看魏天浪,心想你个老女人装什么装?这老东西已经是快要死的人了,别的事不说,这财产该怎么分割总得有个说法吧?万一老魏死掉,你们娘俩一分钱不给,我们还不得喝西北风去?

    想到这里,李晓红咬了咬牙:“大姐,不是我非揪着不放,你想魏东现在也长大了,他需要做点正经事,不然整天跟社会上的小混混一起,能有什么出息?”

    魏芸冷哼一声:牡丹江癫痫病医院“正经事是需要自己去找的,到这里来找能找到什么?”

    李晓红瞥了她一眼:“你是女孩子,当然在你爸爸这里没有什么大用处,可魏东不一样啊,他是男人,他可以支撑起整个魏家的!”

    话音未落,魏芸“喔”一声呕了出来:“就凭他?你自己看看你的儿子,整天不学无术,在外面惹是生非,能有什么出息?爸爸出事头一天才把他从派出所里捞出来,为什么?调戏初中小女生!就这么一个人,还想支撑起魏家?呸!”

    李晓红的脸被说得红一阵白一阵:“你……胡说什么?他再不懂事,也是你弟弟,你不管教他也就罢了,还在这里看笑话!”

    “我?哼哈!你抬举他了,我还真没有空看他的笑话!”魏芸轻蔑地瞥了李晓红一眼:“你还要在这里闹吗?你觉得在外人面前闹笑话很光荣是吧?”

    外人?苏铭顿时觉得自己的脸上没了光彩,他刚刚说过,他也是家人……魏芸这丫头还真是厉害,一句话就把他又踹回原地去了。

    李晓红看了苏铭一眼,意思是你看,你还说自己是家人,人家根本就没把你当盘菜!当然这句话她是不敢讲出口的,见儿子的拳头攥起来了,赶紧把他拦下:“好了魏东,没听你姐姐说吗?我们就不在外人面前说家务事了!”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自然看出了苏铭和魏芸两个人之间的缝隙,别的不敢做,挑拨离间这事她干得很顺手。你苏铭的脸面,已经被这个丫头踩到地下了,我看你怎么抬!

    苏铭轻咳了一声,没有吭声。

    魏东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却是最听他妈的话,乖乖地退到了李晓红身后,也不找事了。

    本来是吵吵闹闹的一场戏,因为苏铭在身边,竟然冷场了。

 &nb女性癫痫患者哺乳期如何用药sp;  魏芸见都不讲话了,弯下腰扶起妈妈:“你快点回去休息下吧!”

    庄慧荣听话地站起来,跟着她到里屋去,苏铭眯起眼睛,望着魏芸裙摆下那纤细修长的双腿,竟然生出了一丝神往。

    冷场之下,必有退兵。李晓红拉了拉儿子,转身走出了魏家,庄慧荣娘俩现在有苏铭撑腰,估计她也占不了什么便宜,但是魏芸毕竟还没有结婚,苏铭不可能一直在这里不走。而她李晓红,则有大把的时间,可以重新想个完之策。

    苏铭倒是没有离开,无论如何,他要把自己的礼仪品质展现给魏芸看才可以。

    过了好一会儿,魏芸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见苏铭依然站在那里,冷冷地道:“还没走吗?”

    礼貌啊礼貌,你还别拿它不当回事,要不是脸皮厚,还真受不了这样的冷脸!苏铭在心里叹息一声,脸上却带着微笑:“我想看看,还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魏芸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有说需要你帮忙吗?苏少爷,请你自重!”

    呵,连帮忙都成了不自重,她是有多讨厌自己……苏铭苦笑一声:“既然没有,那我就走了!刚才你小妈母子俩,应该还会回来的,你要当心这种人,除了保护好自己,还要保护好阿姨!”

    虽然讨厌他,可苏铭口口声声倒都是为了她好,魏芸也不好再反驳:“知道了,谢谢!”

    “如果你搞不定,记得一定要给我电话,别委屈了自己,嗯?”苏铭说着,把自己的名片放到茶几上,然后转身翩翩离去。

    魏芸低着头没有讲话,等他从门口彻底消失了,才上前把那张名片拿了起来,上面没有什么头衔,也没什么公司名称,只有他的名字和电话。讨厌,他以为自己很出名啊,连身份都不写?
临汾癫痫医院
    随手把名片扔进垃圾桶,想了想又捡了出来,算了,万一哪天找他退婚,省得找不到人!

    把名片放进钱包,魏芸瞟了一眼还在摇椅上死气沉沉的父亲,叹了口气,把他也推进了卧室。庄慧荣正在床上拿个杯子喝水,见到她,赶紧陪着笑脸:“芸芸,你看我身体不好,你爸又这样,不如你就别上班了,搬回家来住吧?”

    魏芸看了妈妈一眼:“不要了!你要是照顾不了爸,我去找个保姆来!”

    庄慧荣叹息着摇了摇头:“芸芸,你知道妈担心的不是这个!你爸现在就跟废人一样,什么事都做不了,如果现在的情形被传了出去,就凭他以前造下的罪孽,我们娘俩就得死在乱刀之下!妈年纪大了,怎么样都没关系,可是你呢?你还年轻,我怎么舍得……”

    说着,庄慧荣的眼圈红了,泪水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她一直是个内敛的人,很少在人前流露出悲伤情绪,这一次的事情实在太大,她可以不在乎自己,却不可以不在乎女儿。

    魏芸扭头看看她,清冷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柔情:“妈,你别多想了!不就是天狼帮吗?谁想要让他要去得了!没有这些身份和钱,我们反而能活得更轻松一点!”没有人知道魏芸有多么渴望普通人的生活,那种一家人打打闹闹围在一起吃饭、享受天伦之乐的场景,是她最向往的日子。

    庄慧荣却苦笑这摇头:“没有那么简单的!即使我们退出天狼帮,想要顺当地过日子,也要寻个靠山,否则……唉!”

    靠山?魏芸眉毛一挑:“妈,你是说苏家?”眼前闪出了苏铭的那张脸,说实话不丑,可她老觉得那里面有内容,而那个内容,是她不想去深究的。

    “是啊芸芸,你看苏铭长相也不错,家世也好,虽然他不是苏老爷子指的家主,可毕竟是苏家的根啊!不说别的,就说刚才,如果没有他,我们真的要被赶滨州癫痫早期如何治疗出家了呢!”庄慧荣小心翼翼地劝着她:“所以,你可不可以,考虑一下?”

    魏芸皱起眉头。她反对这桩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的婚事,初衷不是因为对苏铭的厌恶,实在是对父亲的做法感到不齿。在魏芸的记忆中,父亲除了给她生命以外,没有再给过她更多。相反,因为是他的女儿,魏芸要接受她不喜欢的一切,包括失去自由,包括被人仰视,包括从小到大都一直在忍受的孤独。她连一个朋友都没有,有了心事连倾听的人都没有,这一切,都是拜她的父亲所赐。

    她长大了,叛逆的心也越来越大,不为别的,就是想要过自己的生活。对于影响自己一辈子的婚姻,她想都没想,断然拒绝。

    可是妈妈的话也是对的,如果没有后退的万之策,他们家将在退后一步的时候摔进悬崖,粉身碎骨。

    想到这里,魏芸的眼睛里盈满了泪水,心中那个模糊的高大的男子身影再次闪现:段飞,你在哪里?我需要你,你能听到吗?

    再说李晓红,心里又气又恼,骂咧咧地离开了魏家老宅,飞快地把车开到自己的豪宅家中,在门口一停:“小东,你先回去吧!”

    “妈,你去哪儿?”魏东紧张地拉住他妈的胳膊:“不会再回到爸那里去吧?我说你别去了,那个男的在那里,你也讨不到什么便宜!”

    李晓红冷冷一笑:“哼,这个便宜,我还就非占不可了!你先回去,我有别的事需要办,快点!”

    把儿子放下,李晓红的车子飞一样冲了出去,她果然是气坏了,苏家!本以为把魏天浪干掉就可以独占魏家的产业,加上义哥拿下天狼帮,那她李晓红的好日子就彻底得来了,却不想半路上又杀出了个程咬金来,看苏铭那样子,似乎是一定要出手帮那对贱母女的。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 xinwen.ysvka.com  毕节新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