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珠宝 >  正文内容

封妖炼鬼,我是阴阳师最新章节_ 第229章 魔鬼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毕节新闻网    时间:2019-05-14




    “李公子说的他是谁?还有什么东西在你的阁楼里?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谢方晴连续问出了三个问题,李乐颤抖地举起自己的手,指向了阁楼门锁。

    这一刻,谢方晴看见阁楼的大门并不是关着的,而是虚掩着的,也就是说这阁楼被打开了!

    “因为,因为闹鬼的事情,所以我现在每天出门,都会将阁楼关上,并且挂上锁,钥匙一直放在我的身上。每天都这么做,我不会搞错的,但是现在这阁楼是被打开的!没有我的允许没人能擅自打开,肯定是有东西进去过了,一定是她,一定是那个女人进去过了!”

    李乐捂着心口,竟然越说越害怕,一溜烟地来到了步勋的身边。

    “步勋,安抚一下李公子。”

    谢方晴冲步勋喊了一句,随后伸出手,推开了李乐的阁楼。

    阁楼门缓缓被推开,因为窗帘被拉上的关系,里面一片黑暗。谢方晴从储物袋里取出了照明法器,借着这法器的光往里面照了照。

    什么都没有看见,随后,谢方晴缓缓地走进了阁楼里。

    点燃照面阁楼纱灯,映入眼帘而是一个的书房,书房里放着一个桌椅书架,以及一些文房四宝等物件。地上落下来不少纸张,看起来像是一些诗句和文章。

    而在书房的另一边还有楼梯,李乐的卧室应该是在阁楼的二楼。而

    那个谢方晴看见的诡异女子应该是站在卧室的窗户前。

    谢方晴往前走了两步,上了二楼到了卧室的门前,果然,这里的房门也是被打开的,谢方晴轻轻一推,阁楼门打开了,法器光照了进去,谢方晴看见里面一片昏暗,有一张大床,窗帘拉着,只是一个人都没有。

    谢方晴皱了皱眉头,刚刚看见的那个女人到哪里去了?消失了?

    就癫痫病在家怎么治疗在这时候,谢方晴看见面前的地上有一张黑色的字帖,先过去捡起来一看,上面写着,阴阳师,要么滚要么死。

    谢方晴惊讶地发现,这黑色字帖片上的字迹是用鲜血写成的!

    字帖上的血迹谢方晴还不能确定是不是什么,将字帖收起来后,谢方晴走进了李乐的房间。

    点燃纱灯之后,将整个房间照的通亮,不过依然没有找到任何厉鬼阴魂或者是有别人存在的痕迹。

    按照谢方晴的推测,可能之前见到的女人可能已经离开。

    所以谢方晴没有看到,如果是厉鬼阴魂的话,肯定是寄宿在了这个阁楼里的一件器具里。

    既然没有什么线索,谢方晴自然不会在一个男子的房间多逗留,走下阁楼的时候,正好看见李乐正在步勋面前,浑身都有些发抖,看起来很害怕的样子。

    而步勋正在安慰李乐,见到谢方晴后,李乐开口问道“有什么问题吗?发现什么了吗?”

    李乐这么一问,按理说谢方晴应该将自己看见的字帖拿出来给他看,不过见到李乐的样子,估计看见血色字帖就会直接昏过去了吧。

    于是,谢方晴笑了笑说道“暂时没什么事情,房间里也没看出什么大问题。”

    谢方晴这么一说,李乐的脸上微微缓和了一些。不过,有一点一直让谢方晴非常疑惑,按照常理来说,如果一个普通人知道房子里有可能有厉鬼阴魂,早就吓跑了,可是为什么李乐竟然还住在这阁楼里呢?

    而且就算李乐舍不得这阁楼,不想搬走,那肯定不会睡在原来的卧室里。

    可是李乐还是住在自己的卧室里,这不就是天天和厉鬼阴魂同床而眠吗?

    “那,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将这个厉鬼阴魂捉出来?”

    李乐急迫地开口问道。

    谢方晴没有直接回答,走到李乐的身边,拉住了他的右手,把李乐的衣袖撩了起来,果然,最专业的癫痫医院谢方晴看见在李乐的手臂上,此时是一片紫色!

    “你干嘛?”

    李乐吓了一跳,急忙将手抽了回来,表情非常慌张。

    而谢方晴则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着步勋说道“步勋,这个委托我不会接了,如果你想现在跟我回家的话,就跟着我一起走。如果你不想走的话,我会在门口等你,这有阴煞鬼气的阁楼,让我很难受。”

    谢方晴虽然没有感觉到阴煞鬼气,不过这么说也是为了吓一吓李乐,果然谢方晴嘴里说出“阴煞鬼气……”四个字后,李乐一下子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吃惊地看着谢方晴。

    “这,这阁楼里真的有鬼吗?”

    李乐的眼睛里的确是闪烁着恐惧,看起来是吓坏了。

    “是与不是和我没关系,我说过了,这个委托我不会接了。”

    谢方晴一边说一边往外走。

    果然,谢方晴没走几步,步勋就冲上来拦住了她,大声地质问谢方晴“方晴,你虽然年纪不大,可是怎么这么怕事?我都说了我会付委托赏金的,你怎么还不肯帮忙?李乐已经很可怜了,你就没有一点同情心吗?”

    步勋这么一开口,果然他背后的李乐也说道“是不是钱少了?我现在还有三十万金票,我可以全部都给你,求你帮帮我。”

    谢方晴转过头冷冷一笑,平静但是坚定地说道“我是阴阳,我也的确是和妖魔鬼怪之类的东西打了好几年交道,不过,我接委托不仅仅是为了钱。如果委托人什么都不说清楚,什么都隐瞒的话,这委托我没办法做。就算你给再多的钱,我没命拿也是白搭。好了,步勋,我在门口等你。”

    谢方晴这么说无非就是想将这件离奇事件的真相套出来,这个李乐肯定隐瞒了很多事情。

    说完后,谢方晴径直走向门口,背后的李乐果然沉不住气了,大声地问我“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这一刻,谢方晴背对着李乐和步勋,脸上露出了笑容,看来,终于要知道事北京军海医院癫痫科的电话情的真相了。

    “第一,告诉我是不是之前有过通灵者来你的房子施过法,结果怎么样了?第二,告诉我为什么你还要留在这房子里的原因?第三,我要知道,你和燕娇这个女人的关系,你们之间肯定有问题。如果你不告诉我的话,那对不起,我不会接这个委托。”

    谢方晴的问题提出来了,下面就是看李乐是不是肯说实话了。

    李乐看起来很犹豫,看了看谢方晴,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臂,表情非常挣扎。

    “这个,好吧,不过我们不能在这里说,你们等我一下,我上阁楼换一件衣服,我们去堂屋里谈。”

    李乐说完后,自顾自地走上了阁楼。

    李乐一走,步勋立马凑了上来,拍了谢方晴的肩膀一下,笑眯眯地问道“喂,我说,你是怎么看出来李乐有事隐瞒的啊?我都没看出来呢。”

    谢方晴一笑,说道“因为我有脑子啊。”

    这句话一说出来后,步勋反应了一会儿才想明白,原来谢方晴是在骂他没脑子,对着谢方晴气愤地挥了挥拳头。

    “好了不闹了,等一下,你用你的传讯法器,将李乐所有的话都保留下来,我有用。”

    谢方晴这么一嘱咐,步勋虽然没理解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候,阁楼上忽然间传出来一声惊叫声!

    谢方晴和步勋都大吃一惊,谢方晴转过身,立刻往阁楼上而去!心里一个劲地狂跳,刚刚她明明检查过的,楼上没有人,也没有任何的鬼魅之物!

    如果此时李乐出了任何事情,那可都是自己的责任啊!

    冲进了李乐的房间后,谢方晴看见阁楼卧室的门打开着,李乐正坐在地上,吓的脸色苍白,连站都站不起来,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双眼圆睁,看起来是受到了非常巨大的惊吓。

    谢方晴和步勋立马跑了过去,步勋抱住了李乐,李乐见到步勋后结结巴巴地说孝感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专业道“死…猫…”

    谢方晴转过头一看,就在李乐的衣柜里此时躺着一只死去的黑猫,这猫死状非常悲惨,肚子被划开了一条长长的伤口,死的时候眼睛都没有闭上,从肚子里流出来了不少类似肠子的器官,只是奇怪的是,这黑猫尸体边上却没有任何血迹。

    而在黑猫的尸体上同样放着一张黑色的字帖,谢方晴快步走了上去,黑色字帖上竟然写着:“给我滚,离李乐远一点。

    看到这一句话的时候,谢方晴整个人脑子都要炸开了!

    难道这个家伙就隐藏在阁楼里?自己刚刚的一举一动她都看在眼里?难道她就在自己身边,一直在监视着自己?

    此时此刻,谢方晴没来由地感觉到四周好像有双眼睛在盯着她。一双充满了仇恨和杀意的眼睛,只是她不知道到底是人还是什么妖魔鬼怪。

    “步勋,帮李乐拿上衣服,今天这里不能留,我们尽快离开这里。”

    谢方晴一边说着一边退到了阁楼外,拎着死掉的黑猫处理掉。

    此时的谢方晴脑子里神经紧绷着,这间看不出任何异常的四合院肯定有大问题。

    一时间,谢方晴完全没有思路。

    十来分钟后,步勋搀扶着惊吓过度的李乐走了出来。三人一行立刻离开了四合院。

    出门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对面燕娇的父母,一对六十七八左右的老头老太,穿着很朴素。

    特别是老太太,满头白发,穿了件黑色的棉袄,脚上是布鞋,一看就是自己做的。

    没想到的是,这老头老太一看见李乐,好像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似的立刻往院子里躲。

    老太太一边关门,一边大喊了起来。

    “魔鬼啊,魔鬼啊!别过来……”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 xinwen.ysvka.com  毕节新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