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时尚新闻明星 >  正文内容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_ 第777章 耍流氓是一种病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毕节新闻网    时间:2019-05-14




    “秦雪,你怎么看?”回到秦雪居住的小区后,云诗彤神色凝重的坐在沙发上,看向对面同样不安的秦雪问道。

    “我也不知道。”秦雪很无助的看着秦雪,很显然现在的她已经六神无主。

    云诗彤苦涩的叹口气,身子疲惫的靠在沙发上,才坤包里再次拿出那个湛蓝色的小药瓶:“你那个朋友说的你也听见了,这种小药丸的名字叫天使一号,是和毒品一样的东西,而且是很有些有钱人就用它替代毒品服用……”说到这里云诗彤忽然压抑的说不下去,她实在不能接受段飞吸毒这个事实,哪怕是没有副作用的药物也不行。

    不过云诗彤却没有真的失去理智,沉默了一会再次抬起头来:“秦雪,不过刚刚那个黄汉也说了,这东西也可以作为药物用,是用来治疗精神类疾病的特殊药物。秦雪,你觉得段飞像是个有精神类疾病的人吗?”云诗彤眼巴巴的看着秦雪,现在这已经是她唯一的希望了,她宁愿相信段飞是用这东西来治病也不希望他是为了追求快感当毒品服用,虽然两种可能的结果都一样,可是如果非要让云诗彤选择,她宁愿选择第一种还能勉强接受。

    “诗彤姐,你觉得段飞像是有病的人吗?”秦雪没有回答云诗彤的话,而是脸色古怪的反问道。段飞那个家伙有病吗?如果说耍流氓是一种病那段飞肯定都病入膏肓了,可是如果说是其他的病症,秦雪实在想不出来,那个家伙就跟头牛似的,身体比谁都结实,脾气比谁都霸道,哪里有一点像是有病的样子?不过精神类这一类病症却也不一定会表现出来,所以秦雪才会反问云诗彤。

    “呵”云诗彤看着秦雪苦笑一声,她当然不像是段飞有病。

    可是这个答案让两人都难以接受。

    段飞吸毒?

聊城公立医院治疗癫痫     段飞怎么可能吸毒?

    段飞为什么要吸毒?

    难道就为了那虚无缥缈的美妙快感?

    两人又相互讨论猜测了半天,始终也没看出段飞像是有病的人,最后云诗彤实在无奈的离开了秦雪的公寓,只不过心情却一点都不轻松。

    现在小药丸的成分已经确定了,就是毒品一类的东西。

    这让她心中有种彷徨无助的感觉,想给段飞打电话问清楚却又没有勇气,她忽然很害怕段飞会承认,她不敢想象那个时候自己应该怎么办?

    安姨和欧阳玉姗去逛街了,整个别墅里就云诗彤一个人,她孤零零的站在庞大的落地窗前,犹豫了很久,终于拿出手机拨通了爸爸的电话。

    “彤彤?现在上海都晚上了吧?怎么这个时候给我电话,有事吗?”云鼎粗犷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

    “爸,我……”云诗彤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公司出事了还是你又跟段飞吵架了?”云鼎的声音很是纳闷。

    “没有,公司没出事,爸你别担心。”云诗彤强自控制着让自己冷静下来:“爸,我有件事要跟你说,不过我说了你可千万别着急。”

    “说吧,什么事?”云鼎很是不以为然的说道,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他显然不以为云诗彤会有大事。

    云诗彤又犹豫了半天,才勉强控制着声音道:“爸,我发现段飞他背着我在偷偷的吸毒。”

    “哦,你段西宁专门治癫痫医院飞背着你偷偷……什么?你刚刚说什么?”云鼎的声音猛的变成了怒吼,震得云诗彤的耳朵嗡嗡作响,她早已想到了爸爸听见这个消息肯定会反应激烈,却没想到会强烈到这个程度。

    “彤彤,你刚刚说什么?你说段飞在偷偷的吸毒?这是真的?你怎么知道的?”云鼎如同火炮似的追问道。

    “我……是我三天前在段飞的房间里发现的……”云诗彤毫不隐瞒的把这几天的经过说了一遍,然后抓着手机静静的等待云鼎的反应。

    电话那边足足沉默了好几分钟才传来云鼎的声音:“彤彤,那个化验的博士说那个白色小药丸叫做天使一号?”云鼎的声音很是古怪。

    “是的,黄汉博士是这么说的,他现在已经基本确定小药丸的名称就是天使一号。爸,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云诗彤纠结的说道。

    “哦,没什么,彤彤你放心吧,也别瞎担心了,段飞他没吸毒。”云鼎的声音恢复了正常。不等云诗彤追问又继续道:“彤彤,你是当局者迷,肯定是看见那个东西后吓到才给失去了方寸,你现在冷静下来想一想,你觉得段飞可能会吸毒吗?”

    “额!”云诗彤为之一愣,不知道为何,原本担忧的心情因为云鼎的一句话变得平静下来,此时仔细的想想,她还真不相信段飞会背着自己偷偷吸毒,那个家伙虽然流氓无赖点,可是做事从来都有自己的原则底线,按说绝不可能做出这种荒唐事情来。

    可是即便段飞不是主动的,如果是被人引诱的呢?黄汉说了天使一号的依赖性比一般的毒品还要强烈,如果段飞是被人引诱不小心沾上的怎么办?否则这些藏在枕头下的天使一号怎么解释?

    “彤彤,现在是不是想明白了?”云鼎等了一会不见云诗彤说话,开口问道。

    “爸,也许他是被广西癫痫医院有那些被人欺骗不小心沾上的呢,那个东西据说依赖性很强,如果沾上根本不可能戒掉。”云诗彤犹豫道。

    “被人引诱?”云鼎在电话里冷笑一声:“彤彤,你跟段飞都在一起这么久还不了解他,谁能引诱的了他?”

    “可是……”云诗彤有些郁闷,心说如果是个美女估计不用引诱那个流氓就屁颠屁颠的凑上去了。

    “没有可是,你放心好了,段飞那小子精明的很。呵呵,不怕打击你,他要是玩起人来就算把你卖了你都还傻乎乎的帮他数钱呢?”云鼎很是不以为然的说道。

    云鼎的话让云诗彤心中一阵郁闷,心说自己在爸爸眼里就这么傻吗?不过原本悬着的心也踏实了一些,可是还没等她开口,云鼎已经继续说道:“至于你说的依赖性,不错,那个小药丸如果真是天使一号的话,其依赖性比一般的毒品还要可怕,一般人根本戒不掉,神智就连意志力坚强的人也不一定能够成功戒掉。不过这里面绝对不包括段飞那小子,就算再霸道的东西只要他想戒就能戒掉,你还是太小看他了。”

    “啊?”云诗彤听的有些难以置信,尤其是自己的爸爸的态度,怎么对段飞那个家伙这么自信?

    云鼎却不理会云诗彤的吃惊,继续说道:“所以说段飞吸毒这个可能是不存在的,你就别担心了。不过那个东西如果真如你所说是放在段飞的枕头下,这就有问题了……”云鼎说道这里忽然顿住,似乎是在思索什么,云诗彤静静的抓着手机也不敢吭声生怕打搅了爸爸的思绪。

    足足过了两分钟,宏鼎才再次开口,问道:“彤彤,你跟段飞在一起这么久了,有没有发现过他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云诗彤的心头忽的就是一跳,她听出了爸爸语气中的凝重,脑中飞快的冒出另外一种可能,忍不住问道:“爸,你的意思是说,段飞他有精神病?”

&n治疗儿童癫痫病哪家医院正规bsp;   “胡说什么什么?什么精神病?”云诗彤的话刚一说完云鼎就是没好气的说道,随后才语气严肃的说道:“段飞不可能有精神病,否则我也不会把你嫁给他了。不过……按照你说的这些情况,我怀疑段飞可能身上有着某种精神类的病症,而且还不轻,你发现的天使一号就是在他病发的时候用来压抑这种病状的。”

    “真的?可是,我怎么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正常?”云诗彤被云鼎说的心里委屈,不过此时也没有心情去在意那些了。

    “哎,我真不知道你这个做老婆的是怎么当的,段飞有没有什么不同你都不知道?”云鼎似乎很是恼火的说道。

    “我”云诗彤吓得不敢吭声,心中却很委屈,心说自己又没跟段飞同房,那个家伙整天游手好闲的拈花惹草,自己也管不了他,平时连个影子都看不见,自己这做老婆的才委屈呢。可是云诗彤却不敢说出来,她知道如果真说出来爸爸肯定不会站在自己这一边,尤其是如果让云鼎知道了自己直到现在还是处女没有把身子交给段飞,估计自己的老爸能直接气的杀回来逼着自己马上跟段飞那啥,甚至很可能还会现场监视俩人做那事。虽然云诗彤现在内心对于段飞没有以前那么抵触了,通过这次的事情心里也明白自己已经接受了段飞了,甚至,如果段飞真的对自己耍流氓要欺负自己她也就半推半就的从了他了,可是却绝不会主动的去跟段飞说这件事。

    云鼎没好气的说完后,也觉得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叹口气道:“不过你也别担心,既然你都没发现,那就说明段飞的症状并不太严重,至少,发作的次数并不频繁。”

    “哦。”云诗彤莫名其妙的点点头,脑袋晕乎乎的还是没明白云鼎话里的意思,忍不住问道:“爸,你说段飞用那个东西是为了抑制病情,那你觉得他得的是什么病,他为什么不去医院检查治疗?”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 xinwen.ysvka.com  毕节新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